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经济增长趋缓德国会否退出欧元区

2019/12/05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经济增长趋缓,德国会否退出欧元区?正当欧元区陷入经济衰退时,德国经济也在降速。尽管德国7月财政收入较去年7月明显增加,但经济增长却有所下

经济增长趋缓,德国会否退出欧元区?

正当欧元区陷入经济衰退时,德国经济也在降速。尽管德国7月财政收入较去年7月明显增加,但经济增长却有所下降。一个尚无答案的大问题是:经济疲软是否会减弱德国对希腊等国援助的努力?

市场研究机构Markit7月24日公布的德国7月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从6月的48.1降至47.3,为连续第6个月走低。图为年德国综合PMI与GDP走势。(来源:新浪财经)

增长出现疲软迹象

德国经济属于外向型经济,对外部市场的依赖很大。当前,世界经济有许多不确定性因素,同时欧债危机如何发展形势也不明朗。只要这种局面继续存在,就会对德国经济产生打压和遏制的作用。从目前的形势看,德国经济在年底之前强劲回升的可能性不大。

今年第一季度德国经济比去年第四季度增长0.5%。预计第二季度环比增长率不会超过0.2%。第三季度环比增长率最乐观的估计为0.3%。但德国认为,尽管德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全年经济增长率估计仍将达到0.7%。

即使今年实现0.7%的增长率,鉴于去年的经济增长率为3%,前年的增长率为3.7%,德国经济下行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考虑到经过调整,德国经济已经具备了某种增长和抵抗危机的能力,柏林经济研究所和慕尼黑伊福经济研究所排除了德国经济陷入衰退的可能性。目前德国经济虽在增长但空间有限,不排除陷入停滞的风险。

根据对7000名企业家调查形成的ifo商业景气指数,德国经济开始走下坡路已经大体无疑。ifo商业景气指数已经由6月份的105.2点下降到7月份的103.3点。这已是这一指数连续3个月下降。

根据过去的经验,当这一指数连续出现3个月下跌时,经济下行已成定局。企业家们不仅对当前的经济形势感到忧虑,甚至对今年下半年的经济走势也不感到乐观。

不仅是ifo商业景气指数连续下降,就是采购经理人指数也降至2010年以来的最低点。由于欧债危机持续发酵,欧元区经济普遍萧条,德国经济也难以独善其身。德国企业界和学术界似乎有一种担忧或悲观的情绪在蔓延,毕竟欧元区经济和德国经济紧密相连,因而在欧元区经济和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影响下,德国经济开始走向下坡路。

当前,德国经济下滑几乎涵盖了除私人消费以外的各个领域。钢铁、化工和机械制造等投资产品行业的订货几个月来一直在下降。这说明产业界对设备和装备的投资在减少。同时,有十分之一的德国企业抱怨库存增加,生产减少,开工率明显不足,这将对就业市场产生消极影响。目前,工业界削减的工作岗位已经超过了新增岗位。业界预计,德国出口后劲不足,前景也不看好。至此,带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有两驾正在扯发展的后腿。消费方面,由于实行财政紧缩,公共消费也有所减少。

但是相对于欧元区其他国家,德国经济的底气还是很足的。这主要表现在德国的实体经济基础牢固,而私人消费也支撑了经济增长。

根据慕尼黑经济研究所的最新调查,零售商对当前形势和今后前景的看法较乐观,其依据是极低的失业率和增长的工资促使消费活跃,人们纷纷购买家用娱乐电器、家具和服装,因此消费品工业的前景看好。此外,家庭住宅市场依然活跃,因为低利率以及对通货膨胀预期的担忧促使人们踊跃购房。

对德国经济增长来说,还有一个利好消息就是欧元汇率下跌。专家认为,如果美国经济继续回暖,中国经济依然保持上升势头,欧元汇率下跌无疑会带动德国出口更快增长,从而有利于弥补德国对欧元区出口不足带来的损失。(经济/魏爱苗)

资料图:在德国爱登港码头上,一排排崭新的大众汽车等待装船出口海外市场。路透社

国债面临减持风潮

当世界和欧元区都认为德国是希腊等债务国家的最终救世主时,往往会将德国国债视为最佳避险工具。但实际并非如此。投资者眼中的避风港实际上风险敞口最大,因为德国银行正处于深度的结构萎靡状态。德国银行业的健康程度甚至不如意大利、西班牙以及欧盟许多其他成员国的银行,其杠杆率、借贷率已经达到了雷曼兄弟破产之前的2倍。

德国不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在未来6至18个月之内,投资者减持德国国债的风潮即将来临。总部位于纽约的Graham Fisher公司总经理Josh Rosner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对《国际金融报》表达了自己对德国前景的担忧。他指出,有一些潜在事件可能触发德国债券危机,比如,希腊决定退出欧元区;欧元区宣布实现经济、金融和政治一体化的消息,以及欧洲央行宣布对债务进行货币化,也就是大量印刷欧元时,市场会因过度恐慌而抛售德国债券。

德国最终要自救银行业。在我看来,这一次欧债危机不是由边缘国家过度开支造成的,而是他们过度借贷并挥霍借贷资金导致的。德国、比利时和法国这些所谓的核心国家的大银行向希腊等边缘国家主要银行无节制放贷,最终酿造了惨剧,归根结底,这次的债务危机是由银行业危机引发的。Josh Rosner认为,表面上看,国际债权人是在救助希腊等国家,实际上这些救助方案解救的是德国银行和企业,一旦投资者逃离德国,那么最终将由该国纳税人救助本国负债累累的银行业。

德国目前的国债收益率主要是由其经济基本面支撑,近期数据显示,德国的基本面正在走下坡路,而该国所欠的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80%。如果该国国债收益率大幅上涨,短期内就会出现流动性危机,德国势必会走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老路。Josh Rosner在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黑市已经开始在抛售所持有的德国国债,很多欧洲国家的中央银行也在逐步减持德国国债,他们转而把资金用来储备英镑、澳元、瑞典克朗、挪威克朗以及新加坡元,还有一些投资者更倾向于购买高收益的公司债券,比如宁愿购买荷兰短期票据,也不买德国国债。(国际金融报/王丽颖)

会否率先退出欧元区?

一个尚无答案的大问题是:经济疲软是否会减弱德国对希腊等国援助的努力?

尽管德国总理默克尔过去一年来一直声称要保住欧元,但大多数德国民众还是希望退出欧元区。170位德国经济学家发表的引发了欧元区的震怒,他们在信中一如既往地坚持,德国这样经济实力较雄厚的国家的公民,没必要偿还其他国家的债务。

欧元区的短板们似乎并没有提升的诚意,这让欧元区国家领导人的会面成为自说自话。希腊最新的消息是正在寻求将新的财政紧缩计划期限延后两年,这肯定让德国觉得它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希望德国退出的建议在去年就已见端倪。当时的说法是,一个经济实力雄厚国家的退出可以减轻弱国的压力。假如德国退出,欧元将快速贬值,提升欧元区的出口竞争力,而负债国缺乏的正是出口竞争力。欧元区的贸易平衡将会改善。希腊是否退出也就变得无足轻重。

重拾马克肯定会让德国面临阵痛,本币的升值会让出口企业失去订单,银行也不得不进行资产重组,但这已不会对整个欧洲构成威胁。

德国也似乎做好了退出的准备:通过立法,允许欧洲成员可以退出欧元区,但仍是欧盟成员;重启了特别金融市场稳定基金(Soffin)。而这基金的最大的用处,是为德国银行提供至少4800亿欧元的担保。

后路已经留好,德国有可能会退出欧元区,但仍是欧盟成员国。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行动,恐怕还是在衡量是否要承担毁了欧元的骂名。但可以预想,当德国民众开始感受到经济苦楚时,他们的反应可能就是要求领导人金蝉脱壳,溜之大吉。(人民海外版/杨子岩)

交通事故
设计观点
设备电焊/切割设备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