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鄧裕強無線上的新浪是如何建成的

2019/05/02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前言:谁才能是互联里的老板在互联里能做成老板的人,似乎天生都有一个特质,就是不希望自己压着、圈着、挤着、困着、套着、绑着、捆着…

前言:

谁才能是互联里的老板

在互联里能做成老板的人,似乎天生都有一个特质,就是不希望自己压着、圈着、挤着、困着、套着、绑着、捆着……他们乐意被赋予,同时更敢于承担后果;

他们不喜欢被所谓的圈子、潜规则、暗规则束缚了手脚,更不乐意让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其他势力其他人的手中;

他们都有着强烈而持久的激情——有些是内在的,更多是由内向外散发的,而这背后,事实上是强大而坚韧的意志和百折不回的毅力;

他们带着强烈的理想主义的气质,但是做事情老老实实、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战略和战术都很重视,也能到位;

他们对互联有着强烈的兴趣,他们能把握住技术的发展和用户的需求,他们还有着相对远大的人生目标;

他们都有着一个梦想,听起来似乎遥不可及,普通人会称之为吹牛,但是,当一切实现的时候,自然而然在让人心服口服;

在某些方面,乃至可以说,他们已经真正地洞见了未来,看到了社会发展的轨迹——当然,不但仅是技术的轨迹。

也许,这些条件都具备的人,未必都会成为络蓝海里的成功老板,决定成败结果的因素太多了,时势造英雄,太多的悲剧英雄没有运气坚持到曙光升起的那一刻,就倒了下去;

但是,不具备这些条件的人,做成了互联老板的人,基本上可以说,运气的成分要多一些,时势造英雄,时势被他们抓住,他们就成了一时的英雄。

大浪淘沙,留下哪块真金;时势变幻,谁是的英雄?

——无波

3G门户总经理邓裕强

扼杀:初始创业的冲动

你次见到3G门户的总经理邓裕强的时候,你的会相信他是那种典型的具有工程师气质的人。你会觉得他逻辑严谨,不擅言谈,话语古板,做事实在,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一本正经的很严肃。

但是跟他呆久了的人,会发觉那只是一个基因的表象而已:他是周星驰“大话西游”的忠实拥护者,其中的经典台词和场景几乎能熟背如流;他身上有很多“搞笑细胞”,其想象力之天马行空乃至可让不少诗人汗颜;他的名字和在3G门户虚拟城市里的名字都叫“杨过”,这是金庸笔下的一个表面淡漠实则内心火热的角色。

这个表象具有工程师气质的人,实际上可以说是一个天才的技术型商人,实际上在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上大学的时候,一年纪的他就已经开始尝试卖东西挣钱;大二的时候,他跟现在公司的“二当家”张向东一起卖羽绒服;大三的时候,他强烈的想休学创业,这个想法在家人干预下被迫放弃了;惋惜刚过不久,一股更强烈的商业冲动让开始了实质性的休学——他放弃了期末考试,准备一放假就离开学校。父亲闻讯急忙坐飞机赶到北京时,几门考试已经被他给错过了。

爷俩为此在宿舍门口大吵了1架,他终究明白了北京大学毕业证书那张纸的荣誉在父亲和家人的心中占有着多大的分量,那玩艺儿比他发明一款伟大的软件创办一个伟大的公司赚一笔大大的钱开创一个大大的产业仿佛都重;他更被迫认可了自己现在1没银子二没人脉三没经验贸然创业没有后盾风险很大的现实。

在老爸的强大压力和殷切希望下,邓裕强不得不再次屈服。但他也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了有限度的反抗——他剃光自己留了几年的长发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同时终又极度不情愿的老老实实的参加了考试。

此次“事件”的终结果是他只拿到了毕业证,而没“搞定”学位证。

初始时创业的冲动就这样被扼杀在了“萌芽”中,它甚至还没来得及成为“摇篮”。当邓裕强再一次实质性的创业冲动付诸实践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

但是往事再回首,比较中,邓裕强现在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感慨。

同期毕业后即创业的张向东与人合作投资100多万元在北京成立了一个软件公司,结果很不幸,随着互联“泡沫”的破灭,资金很快也烧光了,公司破产了,张向东很久没有振作起来。这个后来的3G门户的二当家真正感觉到了自己的急功近利——在心理和社会经验上都没有做好准备。

强大的老爸抹杀了尚且幼稚的儿子的创业冲动,也使得倔强的儿子开始慢慢静下心来斟酌一些很现实的问题问题。等到毕业的时候,他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支撑自己去成功,当时没有什么纯技术可以做。仅仅凭一个灵感去干,风险太大。”但是他也决定了,“不用家里的钱或者借钱去创业。要用纯个人的钱,起码要有个十万八万的,所以肯定要先工作。”

北京的气候太糟了,邓裕强不习惯,于是千里迢迢的回到东莞的老家在电信找了份工作。

这期间,创业的想法被他自己打入了“冷宫”。直到四年以后,经过了冷静分析判断之后,邓裕强才下定决心,铁了心开始做3G门户,并且,还把非常严肃的把老同学张向东也拉下了水,做他的“二当家”。

SP:撑起初期运营的“一杯水”

3G门户在无线互联中能有今天的这片大海一样的天下,就不能不谈起当初做邓裕强做sp站时的赚的“一杯水”——邓裕强说,那点钱称不上“一桶金”。3G门户在前期投入,等待风险投资的日子里,就是靠着这个每个月赚的十多万的小站给撑下去的。

在东莞电信的数据通信分局,邓裕强做的依然是跟站相关的东西,他希望能学到更多的知识和技术,同时仍然在关注着互联,他自己的个人站也在用心的维护。不久,互联的泡沫起来了,接着一年后又破灭了,张向东等在北京创业的老同学赔的一塌糊涂,可没想到郑的那个小站放个广告什么的一年居然还能赚个一两万。大家都笑称他是中国互联里赚钱的批人。

就这样做了三年以后,短信开始冒了出来,一下子成了很多门户站的救命稻草。邓裕强觉得,这东西挺有前途,毕竟互联一直在烧钱,突然间大家都说赚钱了,而且路径惊人的一致——都是通过短信赚钱,他想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能够把握,少能赚到一点点资本。就去了东莞移动,技术业务一起做,做了一年,感觉规则都熟习了,又有了点经验和人脉的,便开始去做一个SP。

“当时也是sp成长很快的年代,竞争也很激烈,很多位置已被占满。所以做的不是很好,赚了一点点钱,应该说刚刚足以支撑3G门户烧的这部分钱,应该说我们赚的不过,然后卖的又挺便宜。但是很多东西不是计较这个实际的数字的。”

回首往事,邓裕强这样总结。

插曲:传统SP的赢利模式

在传统模式下,由于电信运营商可以借用其强势地位,从用户话费里直接扣掉相关费用,使得收费途径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被解决了。总多的SP也因此争相进入电信运营商的两家WAP站点,即中国移 动旗下的“移动梦”和中国联通旗下的“互动视界”,然后双方就再就用户的付费进行分成。在产业的初期,只要申请了SP牌照,基本就等于挖到了小金矿。

所以电信运营商的一举一动,对多数SP而言可用“震撼”来形容。每次移动“发飙”,都会有不计其数的SP“发抖”,甚至“消失”。多数SP的生死存亡跟运营商的“巨手”关系密切,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而目前3G门户的模式下,除去可以选择包月等情势付给移动运营商的GPRS上费外,玩家不需要为一般的服务付钱也不会接收烦人的广告,因为免费就是这个站自出道以来一直高举的大旗。

插柳:无心栽成的门户大树

从2003年年底开始,SP行业开始大管,移动管理政策越来越严格,小作坊方式的低投入高产出的暴利时代开始变的难以想象。

邓裕强嗅出“空气有些不对头”,意想到这样赚钱不能长久。同时他也感觉到,短信的业务本身真的没有多大的黏性,“就那70个字,能折腾出多少东西?”,与其去“挖空心思想怎样挖掘这70个字,还剩多少字,不如去一个新的领域发挥一下。”

他想到了及早转行。

干什么呢?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还在研究短信这个东西。北大信息管理系毕业的邓裕强“不可能去开个小卖部,或传统行业的开个店。”

一个榜样冒了出来,就是代理《传奇》成就的陈天桥,在当时,不做短信而赚了大钱的“陈天桥是个人”。

邓裕强当时思讨,游戏可以赚那么大的钱,肯定会有一天,上玩游戏跟电脑差不多。上玩游戏更有感觉,那我就做这个,到那个时候,我可以成为游戏上的陈天桥——短短几年后的现在,当有人恭维他是“广州的陈天桥”时,邓裕强开始不客气的回应:“我们的市场比陈天桥更大。”

他应当不是在吹牛。

事实上,在探索的过程中,郑的航向已经在逐渐校订并明确。

开始的时候,他们招了5、6个人专门做游戏的,研究百宝箱的玩法,但是做来做去,觉得它还是一个移动梦。

如果仍旧在移动梦的体系中,那基本就等于没有自己的资源,没有自己的品牌,没有自己宣传的途径。那就意味着赌注都要压在风险很大的人际关系或者政策上,意味着自己的命运还是卡在运营商上。

邓裕强是一个不喜欢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和体制上的人。

他就想,为何不自己做一个自己的渠道?!

“如果我有一个WAP站点,如果我的站有100万用户,那么我做出来的游戏就有钱赚。所以当时就这样的想法开始做一个WAP站点,先建立一个平台来宣传我们的游戏。”

而在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把WAP这块跟移动梦画等号,邓裕强却认为,“从技术的角度,从根本上来看,WAP根本就不是一个移动梦,它本质上是一个互联。”

当时没有人去这样看待这个问题——除了邓裕强自己。这个初始的独特理解对3G门户今后的发展航向可以说是至关重要。

就这样,3G门户开始做了出来,并且是全免费运营。

但是有些可惜的是,他有心栽培的游戏却终于发觉没多大的竞争优势,于是不再作为重点来培养。

但是没太费心插的这个无线互联门户站柳树却在一个劲的茁壮成长,而且长势吓人!

2004年3月16日,3G门户开通。开始的时候是每天都有几百人上来,很快到1000,2000……年底都不到,每天注册的人已经上万了。每天看着这些一天天都在增长的数据,邓裕强和张向东感觉“挺激动人心的”。

“这边的人不知道怎样知道我们的,都四面八方的跑过来了。不知道怎样来的,呵呵。”邓裕强谈起来仍然觉得很有意思。

这没太费心成长起来的“大树”,也在一步步的让邓裕强的方向开始更加明晰。他开始将逐步的构成了一个中长期的计划,并且将站明确定位为“3G时期无线互联上的门户”。

个以无线互联门户来作为一个商业性站的定位。邓裕强仍然是人。

但是,这个时候一个新的问题也开始逐渐显现出来,并且让他们的压力越来越大。

这个问题就是——钱。

钱快不够了,运营的压力已经愈来愈大了。

风投:慧眼识货的上帝之手

有人讲,在中国,低价是强的武器,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从神舟电脑的一路狂飙突进,你也应当认可它的威力。

比低价更牛的武器是什么?免费!

3G门户的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大举扩张甚至以后很可能发生的鲸吞蚕食基本都靠这个强的武器和策略做了先行者,实践证明,在产业的培育时期,这条路的有效。尤其是用户看惯了无线增值业务领域的各种收费圈套,强迫短信订制已成为让他们恼火至极的公害。

邓裕强坚定而又坚持的抛出的免费服务的馅饼,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一些人在用质疑的目光看着这个新崛起的“异类”,为其进行关张的倒计时。

但仅仅依靠口口相传这个古老的方式,大批的用户开始往3G门户聚集,“长尾”上的人愈来愈多。

随着用户越来越多,仍然坚持免费的3G门户开始越来越感到强大的压力。到后期的时候,每一个月的本钱都是二三十万,光服务器都升级了好几次,仅仅依托邓裕强做SP的那“一杯水”已经快满足不了这个“水桶”的平常运营了。

构想中的蓝海场景,还有一段时日,如果不想法撑过这段时间,“3G门户”说不定就变成了一个烧钱的无底洞。

邓裕强透露,当时再没有资金注入的话,多只能撑三个月了。三个月后,实在没有办法,就“只能放部分广告了”。但是这又是邓裕强他们很不愿意看到的场景。

“因为在早期,用户很愿意去宣传我们,就是因为我们是免费的,很透明的,完全没有圈套。才会有口碑,如果我们已开始就很多收费连接,没有免费的,那么根本就不会有3G门户的这样一个品牌跟很快的增长速度。”

还好,荣幸的是,这个时候,上帝之手终于来了。

2004年11月,一个的真正有眼光的风投联系上了他们,就是鼎鼎大名的IDG。IDG来自美国,是国内目前活跃,同时也是经验丰富,对项目为挑剔的风险投资商之一。

邓裕强其实对风投并不陌生。

他们的“二当家”张向东一开始就将目标瞄准了风险投资,邓裕强有时也会陪他一起去谈。但是,很不幸的是,他们碰到的都是冷面孔,甚至几乎没有人愿意听完他们的介绍。

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认为他们是在“烧钱”,没有人相信他们,更没有人对他们的伟大未来感兴趣。

天天对着这些冷面孔,让自尊的邓裕强很难受,他觉得自己像是个要饭的。怎么说,自己也不是因为太缺钱了才去做这个事啊,而且往这个洞里塞钱的也是自己啊。

而在当时,因为在页上留了,每天都起码有10来个打来要做广告。

出于风险投资商的极度失望,也实在被那些想放广告的搞烦了。邓裕强一气之下,将站上的联系地址、联系等等统统都给删掉了,只留下了一个电子信箱,这个电子信箱,是从来没有人去看的。

这让找他们的IDG可费了一番周折,而让IDG慧眼发现这个未来的“金矿”企业的,则是IDG在广东的一个项目经理的女儿。

当时3G门户在广东的影响力业已形成,很多学校的学生都是他们的用户。这个经理的女儿拿着父亲的上玩,从3G门户上下载游戏。他父亲看见后,觉得这个站很好玩,觉得是一个不错的投资机会,就开始满世界的去找。开始时,以为是在北京的,就请北京的同事去找,没有找到。后来终究被他找到一个联系过邓裕强他们的WAP站,才算联系上。

邓裕强他们这时候觉得很兴奋又很自豪,没有想到才做了半年就有这么大的影响,更没有想到的风投竟然会主动找上门。

第二天双方进行了坦诚的交流,没有商业计划书,没有盈利计划,没有任何书面的东西,也没有任何承诺和许诺。双方谈了20分钟,下午两个IDG的合伙人即做飞机飞了过来,到了他们非常拥挤的办公室,用试了试他们站的服务,事情就基本定了下来。到12月30号的时候,双方开始签订了协议。不久,2百万美金即到帐。决策很快,动作很快。

从3G门户建站到拿到这笔投资,前后不过才7、8个时间。这个时候,人人都开始说他们创造了一个奇迹。

而在笔风投到位以后,他们就开始成了风投的宠儿,据说还创造了一周之内接连面见四个风险投资商的记录,而且“都还是对方的一把手”。

风投就是这样,“当你去找上门的时候是没用的,只有当他找上你的时候才会有戏。”邓裕强现在做了个哲理似的总结。

后记:不算后话的后话

随后的3G门户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今年,3G门户第二笔千万美金级别的融资也到位了,投资方是包括IDG在内的6家风投公司。

有了充足的资金做后盾,3G门户在技术和内容等方面都进行了强势的发掘和扩大。其投资300万制作的Flash大片《大话G游》,全部总长近100分钟,推出以后的反向之强烈,令人震撼;在世界杯期间,他们专门针对世界杯的Flash动画短片《GG玩转世界杯》人气也迅速攀升;他们推出的流媒体视频,也成为了一大亮点,点击率已突破了800万。

目前,3G门户的员工已经达到130多人,引进了职业的经理人,四个总经理各司其职,运作有条不紊。1600万的注册用户和超过3个亿的日点击量——这些数字现在都还在不断的增长中,让他们有足够的底气自豪。站每一个月的广告收入也在翻倍的增长,预计这个数字到年末的时候,可以达到300万人民币。

2003年底,邓裕强考虑创办3G门户的时候,马云还在杭州的西湖边搞他的阿里巴巴,专注做电子商务做;郑的师兄李彦宏则在用心的搞他的百度,专注在搜索领域。

到2005年的时候,这两人一个因为吞并了雅虎中国,一个成就了上市神话而成为互联企业里的标竿;而邓裕强他们的3G门户用引进的笔投资,集中气力突破和圈地,逐步树立了事实上的无限互联门户的地位。

2003年的时候,马云和李彦宏都已经在各自的领地默默耕耘了一段时日,他们的手中早已经有了风投的重金。

2003年的邓裕强还仅仅是有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在2004年的3月才刚变成了上的3G门户。

2006年的时候,马云和李彦宏都已经各自成就了互联上一片很大的领地;2006年的邓裕强还在全力耕耘他坚定看好的更广阔的无线互联领域,并且用比原来更充足的资金做后盾确定了在一些领域的领导地位。

很早前,邓裕强就有一个想法,打算到30岁的时候,就有了足够的资本,轻轻松松的退休,然后去环游世界。1976年出生的邓裕强今年刚过而立之年,这个目标现在看起来已不再遥远。

只是,当无穷广阔的无线互联这片蓝海真的被他们开拓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时间、心情以及精力去完成自己环游世界的夙愿。

青少年得了白癜风怎么治疗呢
白癜风患者该如何自我诊断呢
荨麻疹患者调节心态有何方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