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老山英雄陶克叶自卫反击战中王成式的英

2019/03/07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老山英雄陶克叶:自卫反击战中“王成”式的英陶克叶(1966~1986.10)某野战集团军通信连战士。彭阳县王洼镇李寨村人。早年丧父,母亲

老山英雄陶克叶:自卫反击战中“王成”式的英

陶克叶(1966~1986.10)某野战集团军通信连战士。彭阳县王洼镇李寨村人。早年丧父,母亲将他和哥哥含辛茹苦的养大。在学校,陶克叶品学兼优,深受师生们的爱戴。1983年,他高中毕业后回乡当了民办教师。1984年12月,陶克叶毅然放弃每月几十元工资的教师工作,做通了年迈多病的母亲和未婚妻的工作,报名参军。入伍后,分配到84875部队通信连当了一名无线电通信兵。为了练好通信技术,他每天早晨提前一个小时起床,到野外背密语,练快速报话。为了练好体力,他给自己做了一个沙袋,每次长跑,他背着电台,腿上绑着沙袋,一跑就是10多公里。为了练好在山岳丛林地带通信保障的处置能力,他趁大雨和大雾天,到险恶的地形环境里,背着电台钻丛林,攀峭壁。他还写有数万字的学习心得笔记和《战区通讯器材管理浅见》等论文。在临战训练的日子里,陶克叶的衣服整天湿淋淋的,两套作战服磨成了布条和碎块。此时,他连续接到哥哥的3份电报,告诉他年迈的母亲病重住院。部队领导知道后准假让他回家,但他怕影响训练,把仅有的30元津贴费寄给了母亲,没有回去看望。他凭着坚强的毅力,终于练就了一手过硬的通信技术,在全师100多名通信技术尖子比赛中,夺得总分名。1985年12月,他随所在部队到了老山前线。目睹了边民被敌人杀害、村寨被敌炮弹炸毁的惨景,他暗下决心: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保卫祖国神圣的领土。部队马上就要开上前沿阵地了,陶克叶听说连队要把他留在指挥所,着急的对连队领导说:“我技术熟练,身体强壮,怎能留在后边?不管咋说,我要到前面的阵地去!”他一份接一份的将请战书送到连部。接着,又写了4份“誓言书”,交给了团首长。他终于如愿以偿被分配到步兵9连,坚守在三面受敌的前沿阵地上。1986年4月一天夜里,敌人一个排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我前沿阵地发起进攻,堑壕被炮弹炸平,工事被掀翻,战斗异常激烈。40分钟后,阵地全部被浓烟笼罩。前沿阵地指挥所的线也被敌炮火炸断,阵地长命令陶克叶用无线报话机联系。他奔到电台跟前,迅速调整报话机的频率,连续呼叫。无奈猫耳洞内接收面积小,阵地离指挥所太远,山林中的地磁力又太强,干扰太大,他尽竭尽全力,10多分钟过去了,还没能联系通。他抱起电台,呼地一声朝猫耳洞外冲去。阵地长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大喊道:“不能出去,太危险!”“别管我,沟通要紧!”他使劲甩开阵地长,向堑壕外的开阔地冲去。敌人的炮弹不断的在陶克叶周围爆炸,尘土碎石落满了他的全身,但他全然不顾,沉着冷静地调整报话机。他娴熟的用密语呼叫,7分钟后与上级指挥所沟通,并准确地报告了敌军的位置。顷刻,我军猛烈的炮火直盖敌群,敌军惨败而退。

阵地上生活非常艰苦,饮水、吃粮和做饭用的煤油要靠战士们下山去背。陶克叶在完成自己的通信保障任务后,就抢着与其他战士一起去背水、背煤油、扛粮。一天,阵地上没有煤油做饭了,他抢过油桶跑下山去。沉重的油桶压得他喘着粗气,一步一步往山上爬。在爬到离阵地还有70多米远的陡坡上,由于劳累过度,身子一晃,栽倒在堑壕里,桶盖摔掉了,刺鼻的煤油浇透了他的全身,战友们立即赶下来,帮他脱下衣服,发现他脊背上磨破的大块伤疤被煤油浸后周围起了脓泡。1986年7月初,敌人对阵地进行重点炮击,工事和哨位被炮火掀翻。为了重新构筑工事,他和战友们一起下山,一趟又一趟地把50多公斤重的钢块背到阵地上。一连10多天阴雨连绵,山路泥泞,他一次次滑倒,一次次摔伤,不停地咳嗽,大口大口地吐血。大家劝他休息,他硬是不肯,一连坚持背了10多天的钢块。他晚上值班,白天又去扛50多公斤重的土袋子,帮助步兵垒哨位和堑壕。战友们看他这样拼命,都不忍心,强行把他拖进洞里休息。经过严峻的血与火的考验,陶克叶在火线加入了中国

棋牌游戏招商
进口红酒价格
烧烤技术培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