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一百一十章 附灵

2020/02/15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一百一十章 附灵双方完成交易,楼船正好靠岸,“秦道友,这是一枚青铜卡,凭此卡去所有千金一笑楼消费,均可享受八折优惠哦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一百一十章 附灵

双方完成交易,楼船正好靠岸,“秦道友,这是一枚青铜卡,凭此卡去所有千金一笑楼消费,均可享受八折优惠哦,好了,你的师弟要醒了,我们先走一步!”说完三女飘身上了岸,时间不长已经消失在人流中。

这不就是“天上人间”的贵宾卡吗!秦川的脸色有些古怪,把玩了一会所谓的青铜卡,发现居然是一个没有任何攻击力的法器,祭炼后才能使用,正面有贵宾两个古字,反面则铭刻着千金一笑楼字样。

“秦小子,我说什么来着,你和这千金一笑楼有不解之缘吧,随便坐个船都能碰上!”

“前辈,万丈红尘宗有十几万门人弟子,开了无数家千金一笑楼,碰上一两次应该很正常吧!”

秦川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也有些犯嘀咕,正在这时,那两名青年似乎刚睡醒了一般,晃晃悠悠站了起来,“咦,我们刚才是怎么了,那三位仙子呢?”

“不用找了,人家早走了,你们中了迷魂术还不自知!”

“什么,我们中了迷魂术?”二人同时惊呼出声,但是接下的反应却是各不相同,华服的矮胖青年双手抱住胸部,而儒袍青年则捂住下身。

秦川被这两人的表现弄得哭笑不得,“放心吧,你们都没失身!”

“哦,难道是道友救了我们?”

白捡的人情不要白不要,“没错,不然你们能这样完好无损吗?”

“在下游光辉,这是我师弟余夢,感谢道友大恩!”

“呵呵,修仙界人心叵测,以后二位还要谨慎一些!”

“道友教训的是,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秦川报了名,谢绝了二人的盛情邀请,顺着这条兴龙江逆行而上。

随着地势的逐渐升高,江面变窄,不过水流也更加湍急,让人忍不住想起“乱石穿空,惊涛拍岸”词句。

进入高原以后,人烟也变得稀少起来,在一座小型城镇休整一天,次日翻越一座大山来到了一片山谷,山谷中云雾缭绕,隐约有建筑耸立其中,这便是他的目的地兴龙坊市。

花了一块灵石进入坊市,坊市内人流不多,规模也不大,只有两纵一横三条街,远远无法和黑水坊市相比。

在坊市内转了一圈,发现这里出售机关傀儡的店铺比较多,想来应该都是奇巧门的产业。

打听了一下价格后,他放弃了购买的打算,那些一二阶的傀儡极不实用,而少量三四阶的傀儡价格又贵的离谱,倒是顺便补充了一些机关弩枪的“箭矢”,这些箭矢都是特制之物,穿透力极强,关键时刻说不定能用的上。

传音符发出半个时辰后,龙剑火和贾仁义到来,看到两人频频的向路人挥手,一副领导亲临视察的模样,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今非昔比了。

“哈哈,秦道友一路辛苦了,咱们先给你接风洗尘!”

“看二位这身打扮,成为内门弟子了吧?”

“嘿嘿,内门不内门的,也就那么回事!”

三人进入坊市中唯一的一家酒楼,酒楼老板亲自过来招待,尤其是对龙剑火更是殷勤的过份。

“龙兄,你在这里面子很大啊!”

龙剑火肉嘟嘟的肥脸上露出得意之色,“他们酒楼的招牌菜全是我发明的,你说他们能不对我客气吗?”

“不仅如此,如果没有龙师兄,他们酒楼早就关门大吉了……”贾仁义又把当年龙剑火的一些丰功伟绩说了一遍。

酒菜上来后,果然是色香味俱全,秦川对厨艺也颇有见地,二人交流了一下心得,然后才转到正题上。

“二位,周兄和贺道友他们还没到吗

?”

“半个月前就到了,他们闲着无聊,去山中猎杀妖兽去了,明天应该能回来!”

“恩,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去采集烈阳草?”

“我们正在准备一些东西,大概还需要四五日的时间才能完成!”

秦川点点头,正好他也要做一些准备。

酒足饭饱之后,二人安排秦川住下,次日下午,周子虚和贺魁果然回来了,五人再次聚会,商谈了一些细节问题,四天后,一行人沿兴龙江逆行而上,进入了广阔无边的原始密林深处。

与苍云山和北蛮山不同,这里的树木多以阔叶林为主,经常能遇到遮天蔽日的千年古树,灵草资源也比较丰富,只是没有特别突出的灵脉,加之毒虫极多,有的地方还有山阑瘴气,所以不被修仙者看中。

路越来越难行,五人已经被猛兽妖虫袭击过多次,贺魁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疑问,“龙道友,你们当初是怎么发现那个地方的,这也太荒僻了!”

“呵呵,是贾师弟要炼制傀儡,需要大量的千年紫竹,听师门长辈说,兴龙江的源头有一处极大的竹林,所以才深入大山,不想机缘巧合发现了烈阳草的存在!”

“原来如此,你说的野人岭快到了吧?”

“恩,那里的蛮人非常厉害,上次差点把我活炖了,多亏贾师弟机灵把我救了下来!”

两人说话的当口,秦川忽然停住了身形,伸手招出蓝影剑围绕周身盘旋飞舞,四人也同时作出戒备。

片刻后,有十几个身着兽皮的怪人围拢了过来,这些人普遍身材高瘦,皮肤葱绿,脸上和胳膊还还勾勒了一些奇怪的纹理,为首的一名老者,上身盘着一条毒蛇,手持一根一尺来长的骨杖。

老者先“伊里哇啦”说了些众人听不懂的话,然后一指龙剑火,似乎是认出了当初闯入他们部族的人,十几名蛮人仰天长啸,然后挥舞棒子、骨刀等武器冲了上来,但是先他们一步攻过来的却是从不远处树梢上射来的箭矢,从这一点上来看,蛮人的战斗还是讲究一些策略的。

秦川抬臂格挡掉一根箭矢,蓝影剑化为蓝光激射向树梢上的一名弓手,那人偏头躲过,不过剑光一个回旋又奔他的下身而来。

在树上自然是没有腾挪余地的,要想躲开只能往下跳,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弓手竟然不为所动,反而是那名手持骨杖的老者,用骨杖向弓手一指,弓手身上立即浮现一层厚厚的绿色光罩,蓝影剑击破了光罩,但是落在弓手身上就像划在了橡胶上,只留下了一道轻微的印迹,连一点皮也没划破。

有意思!秦川之前已经用神识扫过,这些人身上并没有任何法力波动,唯一异常的是那名蛮族老者精神力十分强大,但是从刚才的表现来看,老者分明是在施展的某种法术,才让弓手多了一层防御光罩,并且有了近似于铜皮铁骨一样的防御力。

此时周子虚四人已经和那些蛮人纠缠在了一起,蛮人手上的武器都是非常粗糙之物,所以只片刻工夫,就有数人死伤,而这些人身体的强度与常人无异。

见此情形,老者怒吼一声,嘴里似乎在吟唱着某种法诀,秦川本有机会打断他,不过他想看看对方的这股力量到底是从何而来,是否和他想像的一样。

贾仁义曾经和蛮族老者交过手,知道他要干什么,抽准机会发出三道冰锥,那老者没有躲避,但是缠在他身上的毒蛇闪电般飞出,三道冰锥全部被拦下。

而这时老者的吟唱结束,虚空中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一闪而逝,再看那些蛮人仿佛瞬间变了一个人,气息晦涩阴寒,而那些勾勒在身体上的纹理也变得鲜活起来,似乎能自由蠕动一般,有个别蛮人甚至如蛇一样行走,当真是诡异之极。

周子虚的飞刀已经无法对他们构成太大的伤害,龙剑火和贺魁也只能凭蛮力将他们击飞,却无法令其彻底丧失战力。

见到这种情况,秦川却不惊反喜,这些蛮人现在的状态有点类似于“茅山神打”的请灵附身,请的什么样灵附身,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神力,比如这些蛮人请的多是蛇灵,因而身如灵蛇,刀枪不入。

为了进一步证实他的猜测,他猛然欺近一名蛮人青年,出手如电,一指头点在其咽喉部位,这一点力量不大,那青年被点中后,身子猛然一震,然后虚弱的倒在地上,气息也恢复到了常人的状态。

司徒无悔也被蛮人的神奇术法所吸引,发现秦川竟能轻易制住一名刀枪不入的蛮人,不由咦了一声,“秦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前辈,听说过打蛇打七寸吗?”

“你是说他们的力量来自于蛇?”

“准确是说是他们信奉和祭祀的蛇神!”

司徒无悔虽然见识广博,然而这个世界神道不兴,他还是无法理解所谓的“蛇神”是什么东西,秦川无暇给他多作解释,狂影豹步施展开来,仅片刻工夫就被他点倒了四五个,他不想徒增杀戮,所以只是解除他们的附灵而已,而一旦请的灵消散,他们就处于虚弱期,短时间内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蛮人老者大怒,嘴里又开始念念有词,秦川仍然没有打断他,任他吟唱,而周子虚等人也看出了门道,依法而行,转眼十几个蛮人,包括藏在树上的弓手都被轻松拿下。

几息后,虚空中又出现一阵奇异的能量波动,老者背后浮现出一头人首蛇身的巨大怪物虚影,那怪物甫一出现,立即向秦川扑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偷香版阅读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