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逝水流年小说草上飞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我用动脉和静脉搭了座桥  在桥的中央飞来一棵草  我用血流的的声音想把它除掉  它却安扎在那里长生不老    肚里的每一个气泡  都瞪大了眼

我用动脉和静脉搭了座桥  在桥的中央飞来一棵草  我用血流的的声音想把它除掉  它却安扎在那里长生不老    肚里的每一个气泡  都瞪大了眼睛仇视着草  左心也无比的火冒  右肺咆哮着把这厮炸跑    浑身的细胞充斥着你死掉  而你却躺在那里仰天长笑  看着你欢喜我的脸马上变成冰窖  我发誓  用整冬的安眠  把你,来药……  郭鹏飞把这充盈着愤恨的字迹写完,把笔当做飞镖一样地往墙上用力一掷,口中高喊:“杀不死你草上飞!”    鬼节将至,刚才还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像要垮了下来,一阵毫不设防的狂风把地上的纸屑席卷而起,从天边划破的一声雷鸣把半空中正飞舞的一棵杂草映得格外的分明。罗曼玉透过窗外一闪而过长发飘逸的俏影,双眼不由眯成了一条缝,从对面的沙发上一下子转到郭鹏飞那边去,顺势靠在郭鹏飞的肩上,把郭鹏飞手里的2万元人民币拿在手里,发出甜得发腻的娇滴声:“鹏飞哥假如非要给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随着哐啷的开门声,郭鹏飞看见转身飞跑的莫绍琪,心想“糟了”!一把推开罗曼玉,迅速朝绍琪的方向追去。  天肆无忌惮地下起雨来,穿过小区的花园,奔跑的绍琪一下踩在园艺工人清理出来还未收拾干净的杂草上,不由打了一个趔趄,恰值此时鹏飞追上,赶紧把她托住。绍琪稍微站稳,便用力甩开鹏飞,两脚相互蹭掉鞋底的杂草……  回到家里,莫绍琪打开衣柜,把自己的衣物乱七八糟的放进箱里。她放一点,郭鹏飞给她拿出来一点。绍琪放下箱子,一把将鹏飞推开:“你滚!无耻之徒!”鹏飞瘦削的脸上掠过一丝无奈:“绍琪,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绍琪怒目圆瞪:“那你告诉我是哪样?”鹏飞沉吟片刻:“我不能说!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绍琪冷哼一声:“没话说了吧?还想狡辩!你不是说家里的两万元借给你同事了吗?怎么会在罗曼玉的手里?要不是她今天打电话叫我去她那里,我还看不到你们的好戏!”说完绍琪又开始装她的行囊,鹏飞再次去拉,绍琪冷冷地看着鹏飞:“想要留住我也行,你去把那两万块要回来!不然,一切免谈!给你两天的时间,我在西城旅馆等你的回音,假如你做不到,我将永远离开!”  目送着雨中逐渐消失的绍琪,鹏飞一拳打在墙上,咬咬牙,从箱子里拿出的两千元家当,去了聚草堂。还未进门就被人拦住了去路,他说了句:“来吃农家饭的。”就被放了进去。很快,他就被领去与几个铺金花的人一桌。刚出手就小赢了几把,他知道这是那些人一贯的伎俩,先给他一点甜头。看见上面有几家蒙牌,又有几家翻牌看后陆续跟上。郭鹏飞环视一周,手指在太阳穴上揉了几揉,跟着上面的蒙家五十五十的蒙了几圈,那些看着牌跟钱的有的把牌趴了,有的继续在跟。堂子里的钱越来越多了,看得着实让人眼红。郭鹏飞也拿起牌偷偷看了一眼,丢了一百元跟上,然后鼻尖耸了几下:“大家稍等片刻,我去一下卫生间。”一直和他跟的一个男的对其余的人挤了一下眼睛,把他手里的三张扑克顺手放在桌上:“等等,我和你一道。”  从卫生间出来,和他一道去卫生间的人一改初上钱柔和的姿态,把一张张百元大钞像树叶一样疯狂地上到桌上。看着桌上堆积的人民币离两万相差不远,郭鹏飞拿出一百元放在桌上:“我开腔,把你的牌拿出来看一眼!”那个人有些忘形地站起来翻出了三个K:“这些钱应该我收了吧?”郭鹏飞浅笑一下,翻开了他的三个A。那个人抹了一把自己的眼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其余的人也不敢相信似地站了起来,眼睁睁地看着郭鹏飞把桌上的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离开聚草堂,郭鹏飞为自己略动小脑给了别人换牌的时间自鸣得意,他一路吹着口哨,朝西城旅馆的方向走去。突然他感觉衣袋轻了许多,赶紧把手插在兜里,心也在那刻空了起来。他原地打转,四周仿佛有无数个白衣人在他眼前晃动,觉得每一个都像是小偷,却不敢上前证实。这时一个路边的摊贩高呼:“大家快看,草上飞!”顺着摊贩的手指,他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夹克的瘦高男子灵巧地在各辆急驰的车前车后穿梭……  从西城派出所出来,郭鹏飞耷拉着脑袋,那个给他做笔录的警察的话不时在他脑里盘旋:“我们已经布控很久了,因为草上飞出没的时间不定,而且轻功了得。可是警力不够,所以常常接到有人报案,都系草上飞所为。警方也很无奈。很多失主又惧草上飞心狠手辣,所以破案的难度也加大了!”  回到家里,郭鹏飞从烟灰缸里拣出半截没有抽完的香烟放在嘴里,重新点燃后狠狠地吸了几口。他来回踱步,几天来发生的事情汇入脑海。突然,手指一阵灼烧的疼痛把他从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他迅速扔掉手里的烟嘴,用脚在地上用力地踩了几下,急冲冲地离开了家。  郭鹏飞把罗曼玉押到西城旅馆,却不见绍琪的踪影。他神色黯然,瘦削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的表情:“不是说好的两天么?为什么不等我?”从西城旅馆出来,他抱着的一线希望回到了家,好想绍琪此刻已经待在家里了。守着空荡荡的屋子,郭鹏飞把对草上飞所有的恨凝集在笔尖之上,毫不理会从墙上弹回来的笔,再次走了出去。  西城大学,绍琪给了绍伟伍佰元钱,又千叮咛万嘱咐地叫他好好念书。看着绍琪的行李箱、听着她的唠叨,绍伟显出一种难以掩饰的慌张:“姐,你提着行李这是要去哪?”绍琪苦笑一下:“我要离开这块伤心地,没想到你姐夫居然会背着我和罗曼玉在一起,还把家里的两万元都给了她……”绍伟拉住绍琪,霍地跪在地上:“姐姐你别走,鹏飞哥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个好人,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老家那个叫狗蛋的邻居吗?就是从小就偷鸡摸狗的那个!不知他在哪里学了一身武艺,尤其轻功了得,所以人们给了他一个‘草上飞’的绰号。他一直记恨你有一次举报他被坐牢,也一直恨我们家!前几天他偷偷把几颗摇头丸放进了曼玉的包里,说不听他指使就会让她跳进黄河洗不清。让曼玉给了我一万元,想方设法把我引到聚草堂那里赌博。我把曼玉给的一万元输光了,还欠了一万元的债。他们威胁我要是不赶紧还钱就会对付曼玉。姐,曼玉是被逼的,她不是坏人,我喜欢她,不想她受到伤害,所以我就去找姐夫帮忙,并求姐夫答应一定替我保密,尤其不能告诉姐姐你!”绍琪听完又急又气,狠狠地给了绍伟一个耳光,扭头便往家里奔去……  西城的鬼节异常的热闹,郭鹏飞在街上不停地游荡。突然,他被一个老大妈在摊位上拿起的几沓红红的冥币吸引住了。他拿起两沓反复观看,随后阴阴地笑了一下。从摊位离开后他迅速去了西城银行,在里面呆了二十分钟左右后便推开银行的大门走了出来,把两沓红红的钱装进衣兜里迅速离开。  在大街上没走多久,郭鹏飞又一次感觉衣兜轻了一下。看着远去的瘦高背影,郭鹏飞哈哈大笑:“祝你早日用上那些钱!”瘦高背影停住脚步,急速瞄了一眼到手的钱,牙齿磨得咕咕作响,脸上的青筋不停地跳。这时郭鹏飞也追了过来,二人怒目相视,草上飞正欲动手,看见几个警察追来。他冷哼一声又打算跑,郭鹏飞眼明手快,一下子抱住了草上飞的大腿:“想跑?没门!”草上飞努力地想要挣脱,郭鹏飞却用尽了全力死死地抱住不放。草上飞从怀里掏出一把刀,狠狠地刺向郭鹏飞的手后又在他胸口刺了两刀……  警察来了,他们抓住了草上飞。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有打120的,有对草上飞吐口沫的……郭鹏飞躺在地上,听到嘈杂的人群里一声熟悉的呼唤,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抱住他的头泣不成声的绍琪,他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你……来……啦!可我……却要走了……”         共 29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
昆明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