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记录消防战士建军节灭火到天亮饭吃一半被打

2019/06/09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小孩咳的厉害怎么办小孩咳的厉害怎么办小孩咳嗽昨日,“八一”建军节,31岁的韦兴贵已在长沙市消防支队战斗整整13年。没有庆祝,没有

小孩咳的厉害怎么办
小孩咳的厉害怎么办
小孩咳嗽

昨日,“八一”建军节,31岁的韦兴贵已在长沙市消防支队战斗整整13年。没有庆祝,没有放假,甚至没睡一个完整的觉,没吃一顿不被打扰的饭。凌晨3时许,从睡梦中起来去灭火,战斗到天亮。午饭时间,刚准备举杯,又响了,出警半路被告知火已经灭了。消防兵每天都在这样的猝不及防中度过。

刚刚过去的7月,全市消防部队共接警891次,平均每天近30起。近一万名消防官兵参与处置火警455次,抢险救援206次,社会救助210次……韦兴贵所在的五里牌中队是出警量排名前三的中队。7月29日至8月1日,连续三天跟随韦兴贵出警,见证消防战士的日常工作。

8月1日凌晨

睡梦中弹起 向火场出发

昨日凌晨3时30分许,喧嚣的火车站周边终于安静下来,位于天桥旁的五里牌消防中队营地,韦兴贵和战友们正在熟睡。

“铃——”刺耳的警铃划破平静的夜,119指挥中心转警:车站中路科佳电脑城附近一居民家起火。韦兴贵和战友从床上弹起来,穿衣下楼、跳上车、开往火场,前后不到一分钟。

五里牌和定王台两个中队赶到现场时,火烧得正旺。消防通道太窄,消防车被卡在角落。起火的是4楼一间出租房,房门大开,屋内人员已经全部逃了出来。

“先把电断了。”队长周刚山指挥。官兵们开始铺设水带,进入火场内攻。韦兴贵是经验丰富的老兵,带头进入火场。一名年轻的战士从房间搬出一液化气罐。

“明火基本扑灭,就剩排烟了。”约40分钟后,韦兴贵从火场出来,周刚山帮他摘下帽子,豆大的汗珠滴下来。担心楼上受影响,他们又到5楼住户家中查看、喷水,确认安全后方才离开。

回到队里时,已将近清晨5时。

8月1日中午

饭吃一半撂下 “中返”是常事

中午12时许,韦兴贵和战友们聚餐,准备餐后组织点活动庆祝节日。

“兄弟们,今天是我们的节日,大家都辛苦了!干杯。”话音刚落,响了。马王堆一门面起火,迅速出警。

韦兴贵和战友们跑回中队,穿上厚厚的战斗服,发动消防车。走到半路,又接到:“居民已经将火扑灭,可以返回。”他们内部管这种中途返回的出警叫“中返”,7月份中队58次出警中,有11次中返。

“今年还算好,只在吃饭时出了一次警,去年八一节当天,我们吃一顿饭,中间被报警打断了好几次,菜都热了好几回。”韦兴贵笑着说,连其他中队都知道,“五里牌中队每年八一节必出警。”

凌晨睡得正熟、正在吃饭、正在打篮球、正在洗澡抹了一身的肥皂泡……无论什么情况下,只要接到报警,他们就得时间出警。有时赶往现场的途中被告知火已扑灭,或者打错了报警。“即使这样,我们也必须时间出动,确保救援时间。”

7月30日31日

上门问两次 主人不知家里起火

7月31日,中队出警4次:8时23分,远大路一汽配厂宿舍起火;13时40分,粮油大厦有人被卡电梯;14时10分,马王堆服装城一变压器起火。战士们头一趟出警回来,湿透的战斗服还没晒干,又要出警。

报警人没有说明详细的地点,战士们边走边问路。“麻烦你到路边接一下消防车。”周刚山在里叮嘱报警人,但找地方还是花了几分钟。

14时20分,消防车赶到马王堆服装城。火已经灭了,韦兴贵检查了一下变压器,负荷过大,拿来干粉灭火器喷了几下。“我们都自己灭了,还来做什么样子咯。”旁边一男子念道。

变压器箱周围堆放着很多泡沫箱,外面是一排排卖服装的门面。“这个地方一旦起火,不敢想象。”离开时韦兴贵看了看周边的环境,担心地说。

7月30日上午10时30分,有路人报警五一新村有居民家冒出很大的烟,可能起火了。五里牌消防中队两台车赶到现场,烟已经散了,住户反映6楼有碎玻璃掉下。韦兴贵和几名战士上楼找起火点,次敲开门,住户说家里没事。下楼,周围居民有的指左边、有的指右边,不确定到底是哪一家起了火。第二次上楼,找到了起火的住户家。原来是厨房煮东西烧干了锅,炸碎了玻璃,主人竟然还不知道。

背后故事

一脚踩空险入火坑

18岁入伍,韦兴贵从一个新兵成长为助理排长,带出的很多兵也成了干部。

“这么多年战斗经历,怕的一次是2002年红太阳大火。”当时他在特勤一中队,算半个新兵。红太阳演艺中心有个升降舞台,韦兴贵在进攻时没注意,一脚踩空,险些掉下去。

“旁边一个老兵一把拽住我,要是掉进去估计就没命了,下面都是火。”因为当时有很多中队参与救援,大家都穿得严严实实,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那个老兵是谁。

2003年的八一节,韦兴贵又在鬼门关走了一道。岳麓区一个存放化工原料的仓库起火,灭完火后,他和另外两名战士进入火场清理。化工原料燃烧后释放了毒气,三个人全部中毒晕倒,醒来时都躺在医院。

“我们宁肯在训练场上多流血多受伤,也不能在战场上出事。”去年全省消防基层指挥员比武,他当教练带队训练,队员在破拆一个卷帘门时,上部突然掉下,韦兴贵伸手去挡,右手小指被切断了筋。“我受伤了没关系,队员要参赛不能受伤。”后来,他带的两个项目都拿了名,他的手指做完手术,到现在还伸不直……

说起这些经历,韦兴贵和战友们语气中颇有几分自豪。“没有伤疤的战士算什么战士,男人有疤才帅嘛,我这个膝盖伤了十几次。”韦兴贵带出来的干部肖雄指着膝盖上的疤说。- 张萌 实习生 熊爽

旅行神器超实用:自动化行李箱 跟着主人走
购买"白号"虚假刷单,8人团伙骗了天猫671万元
京东股权曝光:沃尔玛持股10% 刘强东降至15.8%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