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万劫无期何时归 第十八章 山佑国秘事(6)

2020/01/16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万劫无期何时归 第十八章 山佑国秘事(6)阿念来到门前,抬手正要敲门,门上却传来开锁的声音,接着房门被打开了——晨光中,狐妖一身艳丽地

万劫无期何时归 第十八章 山佑国秘事(6)

阿念来到门前,抬手正要敲门,门上却传来开锁的声音,接着房门被打开了——晨光中,狐妖一身艳丽地站在门外,几乎有些晃了阿念的眼睛。

阿念立刻拧起了眉头,胡玉觑见却愉悦地勾起了唇角,“小阿念,早啊!”

因为不喜欢胡玉的称呼,所以阿念不搭理他,从旁边的空隙挤身出门离开了房间。

胡玉朝屋里望了眼,恰好与子虚目光相对了一下,他莞尔一笑,而后也转身走开了。

阿念出了房间,也只是站在院中呼吸新鲜空气,并没有要做什么的意思。

胡玉不紧不慢地踱步来到阿念身侧,笑问,“昨日不关你,你房门都不出,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急着出门?”

阿念像是完全没听见胡玉的话,张口吐出一团白雾,自顾自地感慨道,“今天不是个好天气。”这是今年目前为止最冷的一天了,寒气入骨。

胡玉不是个容易被打发的人,阿念不回应他也无所谓,不屈不挠地又预备要开口——

“啊——”

一声惨烈的叫声突然传来,阿念转头过去,只来得及看见一个白影咻地逃走了。

胡玉啧了一声,不再纠缠阿念,急匆匆地往那白影逃走的方向追去了。

胡玉一走,守卫就分别盯紧了阿念和子虚。

阿念不以为意,站在原地没动,神情也丝毫不变。

不多久,子虚走来阿念身旁,守卫就改为包围成圈,将两人围总中央。

子虚对此似乎也不在意,他靠近阿念问,“方才怎么了?”

阿念笑道,“好像是一只兔子见到一只天敌狐狸,吓得逃命了。”

“兔子会叫?”子虚十分惊奇。

“是我捡到过的那只兔子。”

子虚终于是明白了,但仍疑惑,“她怎么那么怕那位狐公子?”

“也许是本能吧!”阿念觑向子虚,“子虚道长四海云游,理应是见多识广,怎么还总是大惊小怪的?”

子虚笑道,“我是不如阿念姑娘,似乎任何奇闻怪事阿念姑娘都能淡定处之。”

“并没有。”昨晚她才失态过一次呢!阿念仰头望着天,吐了口白气,看着白气消散了才又低下头,转向子虚盯着看,忽然用力拧了下眉,“子虚道长,你的脖子怎么了?”

“脖子?”子虚自己一脸不明白。

“你脖子上有印记,像是伤痕,都发青了。”子虚的一身皮似乎还挺白嫩,故而那乌青的伤痕十分明显。

子虚疑惑地摸了摸自己脖子,约莫感觉有几块小痛处,满脸困惑。

阿念仔细观察了一下,他脖子上的伤总共五处,从分布看,很像是被手指掐住脖子留下的。

“怎么弄的?是昨晚被他们伤了的?”

阿念靠近,伸出手向他的脖子,想验证一下……子虚蓦然想起噩梦,心中一惊,猝然后退了数步。

“我只是比划一下伤痕位置,没别的!”阿念以为他又在拘泥那点凡俗伦理故而如此解释。不过阿念已经大概比划出来了,那确实是手指印,故而就此收了手。

“我脖子上是掐痕吗?”子虚试问道。

阿念点了下头。

子虚背后起了一阵冷汗,又往后退开了一步。

阿念这才瞧出他的反应古怪,“怎么了?你好像怕我?”

子虚稍稍犹豫了一下,很快吐了实话,“昨晚我脖子没被人伤过,倒是我做了一个梦……就是早上说过的,梦里我被阿念姑娘你掐了脖子。”

阿念微愕,低头沉思了片刻,再抬起头来便盯住了子虚的双眼。

在子虚看来,阿念一张脸最可取的便是那一双眼,那双眼虽时常冷冷淡淡,却仍旧掩不住妩媚好看,而此时那双眼却生出了几分摄人的压迫,子虚一时竟定住了一般无法动弹。

阿念走到了子虚面前,再次抬手伸向他的脖子,这次她很认真细致地比划了,指尖贴上了子虚的皮肤。

“比我的手大了点。我就记得我没有梦游的毛病。”

阿念说完收回了手,子虚才回过神来。

“其实梦里的阿念姑娘和阿念姑娘似乎有些不同,只是我也说不出哪里不同。”

“我说了,你脖子上的印记比我的手掌稍大些,不是我!”

子虚点了点头,“我相信不是阿念姑娘。”

阿念再沉思了片刻,忽道,“梦魇术!”

“什么?”子虚一时没听清阿念的嘀咕。

“梦魇术可以在梦里伤人乃至杀人。”阿念神情微肃,“这种术法修行据说最讲究天赋且修行极难,六界唯一大成者只有梦魔幻真。”

“就我一个无名小卒……应该不至于需要出动梦魔吧?”子虚笑道,“而且当年魔界与人界通道被玉华山虚怀真人所封,至今未闻有异动。”

“当然不是梦魔。若他出手,你怎么可能还清醒地活着?”阿念见子虚一脸不当回事微有些恼火,“没人说世间只有梦魔会梦魇术!”

见状,子虚也不敢再笑,绷紧了脸。

阿念仍带着些许恼怒瞪着子虚,“但若真是梦魇术,那你往后随时都可能处于危险之中,除非你能永远不睡觉。”

“不睡觉这个……三五天还行,要永远不睡,那真是难了。”子虚立刻露出了一张苦闷脸。

“命重要还是睡觉重要?”阿念问。

“当然命重要。但如果要时时活得紧绷不得放松休息,那还不如死呢!”子虚又放松至散漫,“其实……也许不是梦魇术呢!可能是我哪儿弄伤的自己不知道而已。”

“既然你这么乐观,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阿念冲他笑道。

虽然阿念是在笑,笑得眼角微微弯起,但子虚觉得她很生气。

正此时,一阵清风拂面而来,竟然不觉寒意,一个一身灰袍白色兜帽罩住了头的人突兀地出现在了院中。

守卫立刻要动手,那白衣人拂了下袖,清风过境,霎时他们便化了石般定住了。

最初的一瞬,阿念以为是玉微来了,但那人抬起头露了脸,却令阿念吃了一惊。这人当然不是玉微,但有一张阿念见过的脸——他竟与和狐妖一道那黑衣男子同样模样,只是更显成熟些,气息如春风化雨,面上也没有骇人的疤痕。

此人气息如玉微那般令人觉得可亲,而且并未对阿念和子虚出手,所以阿念并不惧怕他,但也弄不清此人来路,故而防备地盯着他。

子虚悄声问阿念,“阿念姑娘你认识他?”

阿念原本顾不得生气了,但听了他的问题对他又生出了些无奈,“你不觉得他长得很像他们领头那个穿黑衣服的人吗?”

“那个人长这么好看?我只觉得他太吓人,没敢看清楚他的模样!”子虚盯着面前的男人多看了好几眼,似乎还怀疑。

阿念长叹了一口气,毫不客气婉转地说到,“你以后最好别再说是蓬莱弟子,蓬莱派的脸恐怕都被你丢尽了!”

子虚无法反驳,只能硬着头皮接受这个批评。

灰衣人对二人客气地微笑,却并不言语,只是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两人……

杭州丽都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北京军海医院网上预约
安顺治癫痫最好的公立医院
贵阳治妇科医院
深圳牛皮癣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