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枪魔道 第二十五章 行动

2020/01/17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枪魔道 第二十五章 行动“小空,你到底知不知道阿戎在什么地方?”雅明问道。咸阳市永寿县人民医院怎么样新密市中医院怎么样南宁最好的治癫痫

枪魔道 第二十五章 行动

“小空,你到底知不知道阿戎在什么地方?”雅明问道。<-.

自从紫苑和左从戎离队已经过了一天,几人一路赶来,也没有休息太多时间。可别説左从戎,就连波动气息很强烈的紫苑都没有感受到过。而原本对左从戎行踪很quèding的小空,此刻也显得躲躲闪闪,没有了当初的自信。

“刚开始知道……”

“那也jiushi説现在不知道了?”听到这句话,已经清楚了意思的雅明还是不死心的再次追问道。

“是啊……”

“那你怎么不早説!”雅明有些崩溃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我又没有和哥哥分开过……”

“……”雅明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真想不通阿戎到底是用什么方式和这么脱线的姑娘共同生活那么久了。

“算了,你还是省省吧,再追问了没bànfǎ了。当初紫苑姐让我们等着,乖乖等着不就好了,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这下好了,别説找紫苑姐他们了,现在连路都找不到了,我説社长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明珠上气不接下的挖苦道。

一路赶来,最辛苦的自然是明珠和雅月这两个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女孩子了,如今赶了这么久的路,结果发现,诶,这么多路都是多走出来的冤枉路,原本的成就感顿时荡然无存,自然不可能对雅明有什么好脸色。

“还能怎么办,再等到晚上看看情况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还等晚上?拜托,我的社长大人,你能不能别干这么反人类的事情好不好。”明珠听到还是这样的决定,登时有些气恼。

“我也没有bànfǎ啊,谁能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当初不是有对策来着么。”雅明很懊恼的説道。

“説的好听。对策?对策在哪儿呢?”

“本来是有的,可昨天晚上你也见到了,根本连月亮都没有出来过……,所以只能等今晚了。”雅明很wunài的説道。

“月亮?和月亮有什么关系?”明珠有些yiwài的説道。

“月亮?你是説……‘映月血歌’?”神尾试探着问道。明珠身为魔法师,而且又是家族大小姐,自然对“势力”的功法不甚了解。可神尾不同,本身是武技者不説,修炼的功法也是战神殿的兽王决,对于“势力”的功法与特性还是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自然清楚“映月血歌”的一些常识性东西。

“没错。还是神尾知道的多一些,你好好给她解释解释,我算是説不清楚了,还好有精明人。”雅明听到有人明白自己的意思,顿时松了口气。明珠明显已经对自己抱有一定的情绪了,如果jixu以这种状态和明珠纠缠下去的话,绝对会折寿几年的。

“可我有些不明白,找路和‘映月血歌’有什么关系?”神尾虽然理解“映月血歌”的特性,但是却不清楚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一头雾水的问道。

“根据我和紫苑姐的推测,zhègè幻境应该是笨笨手上拿着的那个布袋的主人创造出来的,也jiushi‘铁血佣兵团’的人,既然是‘铁血佣兵团’的话。当然是‘映月血歌’了。”

本来雅明也不可能这么鲁莽,当初小空要带路的时候,雅明自然也有过思量,毕竟再怎么説。小空也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儿而已,自然不可能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她身上。如果小空能找到左从戎的所在,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如果找不到,那自己带着这些人直接赶去冰湖。一来左从戎和紫苑有可能也要赶去那里,有可能在那里再次相聚。二来就算他们二人没有到达,自己这边也还领着“笨笨”,“笨笨”到达冰湖之后,愿望也算是实现了,既然愿望实现了,那也jiushi説幻境会解开了。而根据记录仪的显来看,只要出了幻境,所有人都会回到最初进入幻境的地方,一行人也可以再次聚到一块。

只是事与愿违,原本很有把握的双保险居然同时出了错误,小空无法感知到左从戎的位置也就罢了,就连天上的月亮也开始作弄起了众人,完全没有出现在天空之中。

……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不过话説回来,这幻境里面,有月亮吗?”听完神尾的解释,明珠总算是弄明白了雅明的想法,不过新的yiwèn也再次出现。

“……,好像有的吧?”雅明一愣,思考了半天,底气不足的説道。

“为什么是yiwèn句!”明珠一脸嫌弃的説道。自己定的计划,居然连最关键的部分都没搞清楚,也不怪明珠会有此fǎnying。

“……”

“前几天一直都有月亮,不过好像三天前就再没出现过。”蓝枫很quèding地道。

“三前天?不jiushi会长説的现实入侵的那天吗?”雅明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信息一样,皱着眉头説道。

“对,jiushi那天,也许接下来几天,也不会再有月亮出现了。”蓝枫应着雅明的cāicè,回应道。

“真失策!不想那么多了,总之今天再等一晚,看看会不会有月亮出现。”雅明叹了口气,wunài的决定道。本来已经抓到了一些线索,没想到有可能就这样失去,换做谁也一样失落。

“看月亮?看月亮干什么?”几人讨论的空当,一个稚嫩而又天真的童音传了过来。

“是你啊,你怎么不和小空他们玩去了?”雅明回头望去,只见“笨笨”很乖巧的站在自己身后,开口问道。

“刚刚小空姐姐説找不到阿戎哥哥了,是不是真的?”“笨笨”很天真的问道。

“对,是真的,这下满意了吧?赶快和他们两个玩去吧,哥哥姐姐还要商量diǎn事情。”雅明一边哄着“笨笨”一边在其背后轻轻的推着,想要把他送到小空和“笨猫”那边去。

“不要推我,等一下啊。我是想问问,如果不去找阿戎哥哥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去冰湖啊?”小空一边用尽全力抵挡着雅明的力道,一边很迫切的向几人问道。

“小鬼头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连zhègè都清楚。对啊,是dǎsuàn去冰湖,怎么了?又有什么问题吗?”听到zhègè问题之后,雅明停止了推动,再次诱哄道。

“我想説,我知道去冰湖的路了……”

“什么?”雅明听到zhègèyiwài的dáàn,声音顿时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倍。还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连续两次计划全部失算,没想到倒是在这种时候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惊喜。

“你怎么不早説啊!”雅明盯着“笨笨”惊喜而又责备似的问道。

“我还以为咱们要先去找阿戎哥哥他们呢。”“笨笨”怯生生的説道。

“……”

□□

“还没睡着吗?”紫苑看着趴在地上的左从戎问道。

由于shāndong太过深邃,而且隧道错综复杂,而“翔云雀”的巢穴也不知道建在什么地方,两人也没敢贸然深入,只是在距离洞口不远的地方休息起来。可这shāndong之内风流不断,始终吹拂着两人。如若平时也就罢了,可此时左从戎后背已经伤得连骨头都露出来了,而已经完全huifu完好的大氅,担心会粘连到后背的伤口上,不得以只能脱下来铺到了左从戎身下。也jiushi説,已经血肉模糊的后背,连续一天一直接受着shāndong之内阴风的侵扰,在这种情况下,左从戎那还能睡得着。

“紫苑姐不也一直没睡吗。”

“要是明珠在就好了!”

“是啊。”

“真奇怪,明明连心脏那种又脆弱又致命的地方都可以很快就修复好了,怎么后背的伤口就这么难愈合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伤口太大了吧?”

“上次也是,伤得那么严重,要不是明珠的话,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

“还疼吗?”

“要是不疼的话,可能已经睡着了。”

“果然还是疼啊。只能委屈你了,再忍忍吧,再过一天我大概就huifu得差不多了,到时候huiqu找明珠就好了。”虽然紫苑也很心急,可kǎolu到有可能会在返回的路上遇到什么其他敌人,也只能以huifu实力作为前提了。

“还要一天!不过话説回来,这伤也不是没有价值,至少我们现在找到‘冰湖’了。”

“是啊,总算是有些价值了。不然可就太冤枉了。”紫苑附和道。

虽然之前制定了计划,可就像前几天观察的一样,月亮果然还是没有出现,自现实入侵以来三天一直没有出现过,也就几乎可以quèding这并不是偶然了。能够这么偶然发现“冰湖”的位置,当真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继左从戎晕倒之后的第一次现实入侵以后,在将“翔云雀”轰杀之后,现实入侵的迹象,更加明显了。还有,和公孙羽的情形一样,“翔云雀”死后,尸体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是在导演什么戏剧一样,zhègè幻境可能正在用这种方式,向众人或者阿戎倾诉着什么……未完待续……

咸阳市永寿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新密市中医院怎么样
南宁最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临沂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徐州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