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谈性侵色变说事不关己

2019/04/23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谈“性侵”色变,说事不关己请直视“性侵”这个词。近,接二连三的性侵事件被曝光,身陷舆论漩涡的性侵者,包括但不限于、作家、教师、公益

谈“性侵”色变,说事不关己

请直视“性侵”这个词。

近,接二连三的性侵事件被曝光,身陷舆论漩涡的性侵者,包括但不限于、作家、教师、公益工作者等等。

有人承认罪行、公开道歉;有人躲避舆论的攻击,试图息事宁人;还有人变着法子为自己开脱,妄想全身而退。

本橘看不下去了。

都8102年了,竟然还有人用“荡妇理论”来指责受害女性,妄图用“她没拒绝”来掩盖自己邪恶的罪行。

更可怕的是,竟然还有那么多人默许这种说法。

谈及络暴力,颠倒黑白的“无脑黑”,我们总是会感慨人言可畏。

现在想想,面对恶行却选择集体噤声、或者人云亦云的旁观者,难道不是更可怕的“人言可畏”吗?

身陷舆论漩涡,大家可能看不清,那我们换个角度,看看“自己”的不作为到底有多可怕。

【冷漠的旁观者】先讲个真实的故事。

今年6月份,一则甘肃女生跳楼被围观的视频曝光,拍视频的人说:

“大家看啊,从1点都跳到6点了还没跳下来,怂怂的,把驴都怂栽倒了。”

其他的文字报道里,甚至出现了有围观者喊“快跳啊”的字眼。

故事的起因:

女孩两年前遭老师吴某猥亵,情绪低迷,想过自杀;

她和家人向学校高层寻求帮助,老师“说了好多学校的困难”,百般推诿,终无果;

他们拿起法律武器起诉吴某,吴某以“那天的行为不过是想要确认女孩有没有发烧”为借口逃避制裁,终当地检方以“情节轻微”为由,决定不起诉吴某。

故事的结局:

女孩挣开了消防员的阻拦,从8层楼跳下去,结束了19岁的生命。

在这个故事里,不作为的老师,不作为的执法者,不作为的围观群众;

都是压在女孩身上的稻草。

现在,我们换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举个例子,电视剧《梅尔罗斯》。

主人公帕特里克沉迷于毒品,试图逃避现实生活。

究其根本,他幼时被父亲毒打,甚至性侵,而母亲因为对父亲的惧怕,选择对帕特里克遭受的伤害视而不见,置若罔闻。

举个例子,电影《换子疑云》。

单身母亲女主角克里斯汀(安吉丽娜·朱莉 饰)突然发现儿子沃特失踪了,她报警寻求帮助,却遭到警察的懈怠。

5个月之后,警察声称找到沃特了,带回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小孩。

克里斯汀断定这不是自己的儿子。

可笑的是,警察竟然串通好医生,让克里斯汀相信那个男孩就是沃特。

克里斯汀想尽办法证明这个男孩不是沃特,警方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竟然把她关进了精神病院。

后来,克里斯汀扛过各种摧残,成功走上法庭,揭露了腐败黑暗的警方,也揪出了伤害沃特的元凶。

他是一个变态杀人狂,嗜好性侵男童,曾经有不少于20个男童死在他的手下。

《换子疑云》改编自真实案件。

在现实中,也是因为警方的不作为,才会纵容这个变态残害了这么多男童。

举个例子,电影《蚯蚓》。

李子若(吴艺雪 饰)转学进了首尔某艺术学校,接连遭受了校园暴力和强奸。

甚至被强迫卖淫。

终不堪重负,选择自杀。

轻生之前,她不是没有反抗过。

她给教育厅写请愿书,揭发事实真相,结果学校领导只接到一通简短无力的批评。

她死后,父亲请求警察立案调查,却被对方一句“你女儿生前做过援交”打了回来。

每次看到这些悲剧,本橘都是气愤大过伤心。

因为这些悲剧是可以避免的;

却又都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现实远比电影残酷,当看到一个遭受性侵、走投无路的女孩,绝望地结束了自己年仅19岁的生命,旁观者是不是该反思一句:

“如果能做点什么......”

【如果能做点什么】举个例子,电影《老炮儿》。

六爷(冯小刚 饰)走在街上,看到有人想不开要跳楼,楼下有人围观起哄。

“吹呢,他不敢跳。”

“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在上面炸猫呢。 ”

“一咬牙,一闭眼,你跳啊。”

“你跳下来就舒坦了诶。 ”

六爷看不下去了。

仗义的六爷冲进人群里,当即教育了他们一顿:

看热闹的人里,有个小伙子损了六爷一句:“装什么好人。”

六爷扭头怼回去:

再举个例子,韩剧《汉谟拉比小姐》。

早高峰拥挤的地铁上,有个猥琐的大叔,正伸手摸前面女孩的屁股。

小姑娘面露难色,但是不敢说什么。

朴满满(高雅拉 饰)偷偷录下大叔的行径,然后佯装调侃地揭露了他。

见这个大叔开始装糊涂,朴满满又补了一句:

大叔见状赶紧上去抢,分分钟被朴满满KO。

在我们的生活里,仗义的六爷,机灵的朴满满,好像都很少见;

轻生的人,被侵犯的人,好像也没有影视剧演得那么幸运。

我们总是向往着理想化的,正能量的生存环境,却在现实生活中囿于种种因素而退缩、不作为。

站在一旁围观,拿录像,或者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看起来更容易,也不需要承担后果。

现实生活如此,络世界亦然。

【正视受害者】关于性侵,曾经有人谈到这样一个理论:

将受害者受害者化。

简单来说,人们总是愿意把受害者脑补成手无寸铁的弱者。

为了相信受害者的无辜,人们会想象她衣衫褴褛、吓得不能动弹、说不出话、没有自保能力。

当故事里出现预期之外的字眼,诸如“穿着暴露”、“玩得太晚”、“独自一人”;

人们就会在脑海无限放大这些字眼,然后轻而易举地得出论断:

她自找的。

本橘想起了《嘉年华》里那一幕。

小文遭到了性侵,因为施暴者位高权重,妈妈讨不来公道。

她却把这些怒气都撒到了小文的身上。

妈妈疯狂地扔着小文的衣服,她认为这些衣服都是“不三不四的”。

小文抱着那些裙子,无助地哭着。

妈妈觉得小文披头散发也不对。

妈妈把小文拖进洗手间,直接剪掉了她的长发。

妈妈确实有些丧失理智了。

但是过激的言行,恰恰暴露了人们默许的共识:对女性美的偏见。

即使小文妈妈也是个爱打扮的女人,她却不允许自己的女儿穿漂亮的裙子,散着飘逸的秀发。

可见这种偏见是多么的根深蒂固 。

从这个意识出发就不难理解,性侵不仅是行为上的,也是意识上的。

而且后者更可怕。

它广泛地存在于社会上,却被大家习以为常。

将枪头对准性侵事件里“没保护好自己”的女性;

对女性进行不恰当地语言调侃;

甚至电影里那些物化女性的设定,都算得上、或者助长了意识上的性侵。

女孩们的世界,不该因为以上种种不作为或者偏见,就无辜地失去光彩。

她们可以穿着美的衣服,赴一次夜晚的邀约,或一场清净的独行;

她们可以在下班之后,坐在酒吧里喝一杯解乏;

她们可以过着简单快乐的独居生活。

她们可以仗义执言,拥有肆意妄为的青春,可以不向大环节妥协,拥有取悦自己的权利。

她们从来都不是这个社会的弱者。

你一定要明白,女孩们需要的不是保护,而是尊重。

去年2月份,Uber前工程师苏珊·福勒在社交站上发长文,揭露了Uber的“性骚扰文化”;

去年10月份,《纽约时报》发长文披露好莱坞大亨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侵丑闻,多位好莱坞女星随即发声表示受到过侵害。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场反性侵的运动,冠以#Me Too#之名。

如今,踏着许多性侵者的“名望”,#Me Too#来到了中国。

却只是星星之火。

本橘声音虽小,但还是想说,想要这场运动彻底掀翻大环境里默许的规则,就需要更多的人站出来发声;

不为别的,就为了女孩们的明天。

儿童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儿童发烧吃什么药
2个月婴儿咳嗽怎么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