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遍地都是技能树 第150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2020/01/16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遍地都是技能树 第150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帝元九百九十八万一千六百三十二年。中州历七十九万三千五百六十四年元月。新年后的第一场

遍地都是技能树 第150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帝元九百九十八万一千六百三十二年。

中州历七十九万三千五百六十四年元月。

新年后的第一场雪覆盖了大半个北域,天魔宗三千里山脉一片银装素裹,满目苍茫,如一片冰雪世界。

天魔峰殿,紫竹搭建的小院中,一道中年的身影来来回回,在积雪之中不断踱步。

明明是零度以下的冰寒,却依稀间可见其额间鬓角有汗渍低落。

“师兄,你能不能淡定点,来来回回的走的我眼都晕了。”

在中年来回踱步第一百五十九次之后,同样守在院中的青衣女子忍不住皱了皱眉,不瞒的对中年发出抗议。

中年对着女子讪讪一笑,停下了来来回回的脚步,脸上的焦急却丝毫不减。

双眼死死的盯着那扇紧闭的木门,中年脸上带着掩藏不住的焦虑与担忧。

“都这么半天了,怎么还不出来。”

“哎呀,是否您就放心吧,师娘她好歹也是天人境的修士.....”

看着中年满是担忧的样子,院中一个女弟子无奈的劝慰一声。

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屋内突然传来一阵躁动之声。

“哇~”

随着一声啼哭响彻整个天魔峰巅,一个新的生命降临到了这个世上。

“生了!生了!是个小师妹!”

随着里面负责接生的女弟子的声音传出,整个竹院之中充斥着一种喜悦的氛围。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喜悦的情绪逐渐蔓延至整个天魔宗。

天魔宗宗主公羊焱喜得一女,取名单字为蓉,普天同庆。

......

坐忘峰巅,悬崖之畔。

七彩之光愈盛,逐渐将苏寒整个人笼罩其中。

睡梦中的苏寒浑然不觉,被暖融融的七彩之光包裹,舒服的翻了个身。

右手不经意的自左手纳戒上抹过,一个铜罐掉出,跌落在地上。

灌盖掀开,两团微弱的火焰闪烁,欲燃将熄。

随着七彩之光的强盛,某一刻,两点火星自阴阳二火中飞出,没入七彩之光中,为七彩之光再添两种颜色。

九色光彩彻底将苏寒笼罩。

下一刻,空间微微一震,醉眼朦胧间,苏寒看到自己眼前的场景似在飞速的变化。

周围的一切,如电影倒带一般快速的倒退,像是.....要将一切归于最初的原点。

......

“哼!骗子!爹爹就是个大骗子!”

又是一年元月新春,数日前北域连降三日大雪,天魔宗绵延三千里山脉再次被装点成一片冰雪的世界。

在这种环境下,坐忘峰巅,一个小小的身影脚步蹒跚的走在冰雪之中。

撅着小嘴,一边不满的踢着脚下的积雪,一边气鼓鼓的哼哼着,在控诉着某个说话不算话的大骗子。

“说好了要回来给蓉儿过生日的,说好了要给蓉儿送礼物的。

骗子!爹爹就是个大骗子。

等回来了,蓉儿至少要三天....不,两天....嗯,最少、最少,也要一个时辰不理他....哎呦~”

掰着小手算着三天、两天、一天和一个时辰之间的差距,裹着一件达到五星级品质的小衣裳的小小身影一脚没踩稳,摔在了厚厚的积雪中。

小手撑着积雪,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

看着积雪中被自己砸出来的一个人形印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小家伙脸上勾起了笑意。

“哼哼!爹爹是个大坏蛋,等回来了就罚他和容易一起在雪地里印人影。

看你还敢不敢欺负蓉儿了。”

故作凶狠的小家伙噘着嘴恶狠狠的嘀咕着,眼角眉梢却已经是掩不去的笑意。

看了看地面上被自己印出来的小小的人形痕迹,小家伙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往一边走了几步。

“哎呦~”

‘一不小心’,小家伙脚下一划,又趴在了雪地里,在雪面上印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而后,坐忘峰巅的雪地上,出现了一个不断摔到、不断爬起来的小小身影。

在一片稚嫩的欢笑声中,随之出现的是雪地上越来越多的人形的痕迹。

“哎呦~摔死蓉儿啦!”

又一次摔倒在地上,笑嘻嘻的爬起来,装模作样的随口抱怨了一句,刚要再换个地方摔跤,一抬头,小家伙的动作就忍不住一顿。

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眉头微微皱起,看着眼前,小家伙一手托着小脸,做思索装。

思索片刻,小姑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老爷爷,你是来和蓉儿一起玩印雪影的游戏的吗?”

隐约间,听到耳边有个稚嫩的,还带着奶味的声音响起。

睁开朦胧的醉眼,苏寒就看到在自己下方站着一个看上去有三四岁的、小小的身影。

“老爷爷,你为什么不说话啊?你不是来给蓉儿过生日的吗?”

见眼前的人影不说话,小姑娘不乐意的撅了噘嘴。

究竟的麻醉下,苏寒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听着耳边不甚清楚的声音,下意识的就嘀咕了一句,“还蓉儿,我还靖哥哥呢。”

“靖哥哥?这是老爷爷的名字吗?”

苏寒看了眼下方的小人儿,撇了撇嘴,“是呀,你是蓉儿是吧?

老爷爷....呸呸呸,什么老爷爷,是大哥哥!

大哥哥就是你的靖哥哥——郭靖。”

“原来老爷爷你叫郭靖啊,我是蓉儿,嗯....公羊蓉。”

“唔~公羊蓉,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嘀咕着,苏寒向下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错觉!

不认识!

他从来没认识过这么点的萝莉。

“老爷爷,你是来陪蓉儿玩的吗?”

从出生至今都是整个宗门的宠儿,被所有师兄师姐和长辈们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小蓉儿的世界里,还没有坏人这个概念。

看到自家坐忘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小小的脑袋微微一想,就把他当成了是来陪自己过生日哄自己开心的。

“唔~”

没等苏寒有所回应,小姑娘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扯向了苏寒的衣角。

这一扯,小手直接从苏寒的衣角穿过,没有半点真实的触感传来。

“咦...老爷爷,蓉儿为什么抓不到你啊?”

歪着头看着苏寒,想了片刻,小蓉儿的眼神猛地一亮,“哈!蓉儿知道了,是因为你身上这些彩色的光对不对?”

经小姑娘这么一提醒,苏寒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手....直接无碍的从身体上穿过。

“我....摸不到我的身体?”

嘀咕着,苏寒摇了摇头,“果然是喝得太多了,做梦都梦的这么稀奇。”

航天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西安市长安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重庆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牛皮癣治疗梅州哪家医院好
银川治疗阴道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