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崇祯:重征天下 1567章 皇位之争(四)

2020/01/16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崇祯:重征天下 1567章 皇位之争(四)当豪格及两黄旗众大臣率领着数百白甲兵,急匆匆赶到崇政殿时,只见殿外已立满了两白旗的白甲兵,身

崇祯:重征天下 1567章 皇位之争(四)

当豪格及两黄旗众大臣率领着数百白甲兵,急匆匆赶到崇政殿时,只见殿外已立满了两白旗的白甲兵,身披甲胄,张弓挟矢,对众人虎视眈眈。

豪格勃然大怒,大踏步冲进崇政殿,只见其他诸王已经到齐,甚至还包括他的两个婴儿弟弟:十阿哥和十一阿哥。代善、济尔哈朗等人表情尴尬,甚至还带着一丝恐慌;阿济格、多尔衮、多铎三人则是杀气腾腾,挑衅般地盯着豪格。

这会儿豪格也没心思给各位“王叔”叙礼了,劈头便对多尔衮质问道:“睿亲王,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宫大内,只有两黄旗侍卫方可入侍,你带这么多两白旗的白甲兵进来干什么,难道是想作乱?”

多尔衮立即冷冷地道:“肃亲王,你不要上来就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大行皇帝驾崩,两白旗将士闻之哀恸不已,今日进宫哭灵,怎么就成了作乱了?你好好看看,他们是不是每人都带着孝?”

豪格这才注意到,两白旗的白甲兵头上都缠着孝带,其他诸王也都穿着孝服。惟有自己,因为急于争夺帝位,倒把这事给忘了,那些正黄旗的白甲兵也无人带孝。

多铎便立即冷笑道:“你口口声声说是大行皇帝长子,长子就你这么当?我大清以孝治天下,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还想继位!”

豪格一时语塞,气势上难免就输了一头,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不是说秘不发丧么?所以我才没带孝!”

“沈阳城内都已哄传开,想瞒也瞒不住了。”代善叹了口气道,“再不发丧,恐怕人心更加不稳,也只好如此。”

豪格只得气哼哼地坐在座位上,又急忙叫太监送来孝服,手忙脚乱地穿了。此时崇政殿内的气氛固然相当紧张,而殿外的局面就更是一触即发:两黄旗与两白旗的白甲兵各占一边,均对对方怒目而视。尤其是两黄旗的大臣们,感觉受到了诸王的愚弄,更是怒发冲冠,索尼和鳌拜都用手紧紧抓住佩剑的剑柄,只要再有人一激,便要拔剑大杀一场了!

王大臣会议就在这种极度紧张的气氛中开始了。多尔衮三兄弟自是有备而来,什么“进宫哭灵”纯属扯淡,他们就是怕豪格与两黄旗大臣以武力相威胁,才强行带着两白旗的白甲兵进宫,并且把会议地点改在崇政殿,好让手下提前占据有利位置。如果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他们真有可能会拼个鱼死破。

而豪格更是怒气冲天。虽然被多尔衮摆了一道,但两黄旗在宫内的侍卫人数毕竟还是占上风,更不要说沈阳城中还驻扎着两黄旗近万精兵,真要打起来,两白旗与其他各旗的护军加起来也不是对手。所以豪格同样不肯退让,阿济格刚说了句“我推老十四继位”,豪格立即**地反对道:“不行!”

而豪格“毛遂自荐”,也遭到多尔衮三兄弟的坚决反对,和昨天的会议没什么两样。眼看两边越说越僵,豪格已经气得青筋暴起,而阿济格、多铎也已磨拳擦掌、跃跃欲试,可把代善和济尔哈朗给吓坏了。年龄最长的代善便拿出大贝勒的派头责道:“你们想干什么?大行皇帝尸骨未寒,你们就要内讧,我看这才是最大的不孝!”

无论是多尔衮还是豪格,对代善还是颇有忌惮的,毕竟他年龄最长、威望最高,又与儿子岳托掌控着两红旗,实力不可小视。因此代善一发火,两人都不说话了。

济尔哈朗赶紧不失时机地劝道:“你们难道忘了,几十年前女真各部连年混战不休,被明朝耍得团团转,若不是太祖皇帝以十三副铠甲起事,力挽狂澜统一各部,哪有大清国的今天?明朝人丁胜我大清百倍,我们若是再不团结,不但再无可能入主中原,恐怕就连现在这些地盘都保不住!”

这番话一说出来,多尔衮与豪格皆陷入深思。他们都知道,济尔哈朗说得没错,明朝皇帝朱由检才是他们共同的最大敌人!尤其是豪格,刚刚经历过山海关外一战,不但损失惨重,半分战果皆无,还被朱由检以“豪格之歌”狠狠羞辱,如何不对朱由检恨之入骨?

在这种情况下,豪格还真想借助多尔衮之力去攻打明朝,毕竟他们三兄弟还是很能打的。真要撕破面子,就算今天没有火并,以后肯定是谁也不理谁,早晚得让明军各个击破。多尔衮亦是如此想法,在他的谋划里,豪格的镶蓝旗还是相当重要的一枚棋子。

但理是这个理,这个节骨眼上,无论是多尔衮还是豪格,谁也不肯向对方低头。多尔衮便假惺惺地道:“既如此,还是礼亲王即位更合适。”

代善本就不想当皇帝,今天见到这个阵仗,心想我要真当了皇帝,以后还不得让这两边把我架到火上烤啊。因此仍是坚决拒绝。

多铎再次提议多尔衮继位,可多尔衮见众人谁也不表态,豪格更是一副要拼命的样子,心中暗叹:看来还是实力不够,今天这个皇帝是当不成了!因此也只好阴沉着脸摇了摇头。

多铎见状大急,跳起来大叫道:“既然你们都不愿当皇帝,那我来当!”

豪格当即大怒道:“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太祖皇帝十五子!”多铎同样厉声道,“我也不欺负你辈分低,你要不服,咱俩就比试比试!”

眼见两人就要动手,代善和济尔哈朗赶紧一人拦一个,把两人劝开。多铎兀自气鼓鼓地道:“反正只要我多铎还活着,你豪格就别想当皇帝!”

豪格也高声嚷道:“我不当,你们三兄弟也别想当!”

殿内的这阵喧哗声早传到殿外。索尼和鳌拜怕豪格独自一人吃亏,两人递了个眼色,便猛冲进崇政殿内,各亮兵器。没想到这时豪格和多铎已被劝开,两人拿着家伙闯进来,登时成为众矢之的。代善和济尔哈朗生怕两派火并,当即厉声喝道:“你们两个奴才想干什么?”

鳌拜一时语塞。索尼却反应极快,立即对空着的皇帝宝座猛磕响头,嚎啕大哭道:“先帝爷对奴才等恩重如山,奴才等吃先帝的,喝先帝的,如果今天不能立先帝之子继位,那先帝养我们这些奴才不是白养了?奴才宁愿死在这里,追随先帝于地下!”

上海远大医院的电话
四川省生殖医院怎么预约
安阳白癜风治好费用
贵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