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涯小说牢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哈尔滨信息港

导读

“踏踏踏踏。”高跟鞋走过的声音。四周一片寂静,只听到门吱吱被开启的声音。  “31号犯人,你出来吧!”教官严厉地说。   只看到一个板刷头的

“踏踏踏踏。”高跟鞋走过的声音。四周一片寂静,只听到门吱吱被开启的声音。  “31号犯人,你出来吧!”教官严厉地说。   只看到一个板刷头的男子,三十几岁,操着一口河南话,低着头出来了。   他伸出双手,自愿拷上了冰冷的手铐。  “坐下。”教官下达了命令,他低头默默不语。教官看了我一眼,说:“邵老师,我们先出去。”转头和犯人说:“好好说话,听到么?”   只听到门吱吱关上后,我们开始了闲聊。   这是我们次见面,在我印象里,他给我的感觉是很冷酷,不愿意和别人接近的印象,但眉宇间又有一种骨气,不愿意被人轻视。  “你好,我是新来的辅导员。我姓邵,你叫我小邵吧!”我微笑地说,企图用我的善意化解他的敌意。  “你刚毕业吧?”他抬眼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说:“一开始来的辅导员,一般都很和善,时间久了,呵呵。”  “虽然很多人问过你这样一个问题,可我还是想问,你是什么原因进来的呢?”  “为了钱呗!俺为了给俺兄弟他娘看病,抢劫银行,这不被抓进来了。”  “抢劫银行是大罪,难道你都不懂法吗?”我很诧异地不是他的回答,而是他的轻蔑,似乎在说着别人的事情,和自己完全无关的样子。  “俺不懂法,俺只知道是俺兄弟。没钱,就要弄钱。没办法,只好抢银行。”他轻蔑地一笑,脸上又抽搐了下,没说下去。  “你家人知道你现在状况吗?他们怎么想?”我问。  “我父母早就过世了。”他说着,不禁大哭起来,说:“俺从小没有父母。俺兄弟爹娘把我当干儿子,如今俺兄弟他娘生病,要花钱。俺不中用,没有。”  “可这也不能抢银行啊!”我说。  “那段时候,俺失恋了。女友跟着一个包头工嫌弃俺穷,跟着包头工跑了。”  “跑了?”我很诧异地问。  “她是俺的青梅竹马。一次她从老家来工地看俺,就和包头工好上了。”   他又哭了起来,哭得很怮,像一个受委屈的孩子。  “别难过。毕竟过去了,不是吗?”我努力地安抚他,希望他尽快平静。  “那个时候,我很绝望。又听到俺兄弟他娘生大病,需要一大笔钱。俺当时心想:俺这辈子完了。如果能救得了俺兄弟他娘,也就没遗憾了。”  我一时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安慰这个人,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那你判了什么刑法呢?”我关心地问。  “死刑,下个月执行。”他眼里泛着泪花,眼神里充满着对世界的留恋和渴望,说:“你会来看我吗?”  “我?”我一下子不知所措地问。   只见他猛烈地撕下衣服的一片,做成花的形状,递给了我,说:“你真好看,送给你。”   我颤抖地接过这朵布花,看着蓝白色的条子的花,是那么地残酷,也是我从未看到的绚丽。  “你会想我吗?”他睁大瞳孔,认真地问。  “会的。”我回答。  “哈哈。那就够了。”很快地他被押送回了牢房。  我握着那朵布花,思索着: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牢,里面为一个人甘愿成为俘虏。在这个冰冷的牢里,有着一颗脆弱温暖的心。情感再高尚,一旦触犯了国家法律法规,只能和手铐和牢房为伍。我永远记得他,牢房里的囚徒三十一号。   共 116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附睾炎吃什么好 让男性恢复自信
黑龙江专治男科的医院
成年癫痫病的病因有什么
标签

上一页:问今生三

下一页:天使与海豚2